日本“诺贝尔奖战略”的启示

日本“诺贝尔奖战略”的启示
10月8日,本年度诺贝尔奖发布的第一天,日本科学家就再有斩获:京都大学iPS细胞研讨所所长山中伸弥和英国生物学家约翰·戈登一起取得201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自2000 年日本政府在第二期科学技术根本方案中提出50 年内发生30 名左右的诺贝尔奖取得者的方针以来,山中教授是第11位诺贝尔天然科学奖取得者,而在该方针提出前的几十年间,日本仅有5位获奖者。近年来日本科学家的一再获奖,也让日本的诺贝尔奖战略成为令人重视的焦点。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科技开展一直盯住欧美,施行赶超战略。这种科技开展战略也使日本患上了小看基础研讨和原始立异才能差的慢性病。可是,越是在窘境中,日本民族性情中的联合和耐性就越发凸显。日本举全国之力,不断加大科技投入,近年来在一些优势范畴的原始立异才能明显增强,诺贝尔奖取得者不断涌现也显得瓜熟蒂落。在经济泡沫刚刚幻灭的90年代中期,日本政府和企业均不同程度地陷入了财务窘境之中。为了确保政府和社会对科技的投入,以尾身幸次(时任自民党科技部会会长)为首的一批有远见的政治家、科学家和经验丰富的科技部分公务员,充沛认识到科学技术关于日本国家开展的重要含义,纷繁呼吁国家加大对科技的投入。1996年,尾身领导一批跨党派议员,在国会通过了《科学技术根本法》,从法律上规则了政府对科技开展的职责,确保在经济困难条件下对基础研讨的出资,然后带动全社会的科技投入。对日本科技开展有了解的人对本年山中伸弥的获奖并不感到惊讶,由于他早已是日本文部科学省诺奖预备队中最耀眼的明星。所谓诺奖预备队是指日本政府拨巨款从2007年和2009年开端施行的两项支撑顶尖研讨安排和研讨团队的科技方案。2007年,日本政府在财务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推出了国际顶尖研讨基地方案,其最杰出的两个特点是财务安稳支撑和国际化。文部科学省2007年在日本的基础研讨优势范畴选定了6家研讨安排,施行为期十年的安稳支撑,每年每个安排13亿日元(约合1.1亿人民币),优异者可延长至10年,这6家安排均在本范畴代表了日本的最高水平。2009年,为了应对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日本政府推出了更大手笔的科技出资方案,其中最有目共睹的是最顶级研制援助方案,文部科学省安排专家遴选了30个有可能在未来3到5年冲击国际一流水平的科研团队及领军科学家,投入2000亿日元(约合160亿人民币)。除了以上方法以外,日本文部科学大臣盐谷立提出,应为年青研讨人员的自立供给准则、财务和空间等确保。一起,第二期科学技术根本方案还提出日本应该具有更多对海外人才有吸引力的研讨据点,为优异海外人才供给便当的作业条件,以使日本成为亚洲和国际各国的人才聚集地。和奥运金牌相同,诺贝尔奖并不能彻底代表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可是其标志性含义和巨大的吸引力是谁都无法否定的。日本喜爱用举国体制去处理本民族面对的重大问题,这种方法犯过大错,也成过大事,但无论如何,十几块诺贝尔奖牌现已到手,如此这般,从日本人口中说出诺贝尔奖并不代表什么,也该比咱们说这句话时更振振有词!(作者为科技部信息中心助理研讨员,曾在中国驻日本使馆科技处作业)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